站内搜索
快速链接

靳三针中心

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专科专病 > 靳三针中心

回忆韩绍康和靳瑞的师生情谊

    作者:本站发布时间:2017-12-15点击数:正在读取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忆韩绍康和靳瑞的师生情谊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韩兼善
      韩绍康老师是岭南针灸名医,广东省中医研究所针灸顾问,靳瑞教授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的终身教授,是靳三针的创立人,他们都是广州中医药大学针灸系奠基人之一。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广州中医学院成立之初,韩绍康老师(以下简称韩老)和靳瑞同在一个教研组教学。如今,韩老和靳瑞均已辞世,但音容宛在,永远指导我们探索针灸的秘奥,我们追忆他们在上世纪的学术来往和师承关系,将有利于中国传统针灸的继承和发扬。
      笔者与靳瑞教授认识从1958年开始到他2010年辞世已有半个世纪,笔者父亲韩绍康当日与他来往的情景,我至今犹历历在目。数十年来,笔者父亲曾经指导他钻研针灸,而他勤奋好学,尊师重道,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针灸,独创“靳三针”,发扬中华医学,值得我们钦佩和永远纪念。


一、在学院教学的日子
      1958年韩绍康被聘为广州中医学院教师,在针灸教研组承担经络学说和传统针灸的教学任务,而靳瑞也在该教研组担任教学工作。两人不期而遇,通过教学上不断接触,韩老了解到靳瑞为人德性好,有悟性,好读书,事业心强,可以传道;而靳瑞也认为韩老为人朴实耿直,中医知识丰富,尤其在针灸方面有独特的经验,要虚心求教。
      韩老当时负责讲授针灸的理论和带学生实践,主要教56、57、58级,和西医学习中医进修班,在课堂上,由于韩老讲的是带家乡音的广州话,绝大部分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很难听懂,他们希望能用普通话讲,靳瑞跟据韩老的讲课内容记录笔记,经韩老修改后,再在自修课用普通话给学生讲解;在针灸临床带教时,靳瑞也帮助韩老做好带教工作,用普通话讲解,使学生领会更深,因此,韩老对靳瑞的工作能力和责任心是很赏识的,称之为“叻仔靳”(原为广州话,意即聪明能干的靳瑞)。
      为了更好地学习韩绍康的针灸术,靳瑞还经常到韩老家中虚心请教。韩老要求他熟读《黄帝内经》和《难经》,结合后世各针灸名著,如《甲乙经》、《针灸大成》、《奇经八脉考》等加以实践。为了融汇贯通上述著作,还应学好医古文,特别是汉代文章,同时要写读后感或眉批,靳瑞遵从师教,每天早上,熟读和背诵《黄帝内经》和《难经》,并写下读书心得,遇到疑难问题,韩老必定详加解答,在针灸临床时,韩老悉心指导他实践古典传统针法,如“烧山火”,“透天凉”,“子午流注”.“灵龟八法”等.并指出古人以“针下热”“针下凉”为补泻标准,导气则以调整理顺经气为目的。“酸麻胀痹”是针刺神经的感觉,与《灵枢·终始》所说的:“邪气之来也紧而疾,谷气之来也徐而和”的针下气感不相同。此外,韩老还和靳瑞常“游山玩水”,从中领略针灸穴位的位置选择,与古代《风水学》记载“寻龙点穴”方法的某些关联,加深对选取经穴的理解。
      靳瑞在韩老的谆谆教导下,大量翻阅有关书籍,深入探讨古典传统针灸理论和针法,后来再通过大量的实践和总结,因时而变,另辟蹊径,创立了“靳三针”。


二、在南海平洲针灸治疟疾
      1964年上半年,韩老和靳瑞在广东省中医研究所和广州中医学院的领导下,在广东省南海县平洲镇开展“针灸治疗疟疾”医学科研,当时还有教师黎文献(后升任教授)参加,笔者和李某某(李国桥教授的兄弟)随诊。当时在平洲人民医院和平南卫生院开展科研和门诊,其课题是:“用疾徐补泻法针刺大椎治疗疟疾”,共选了30例有疟疾症状及血检疟原虫阳性者,疗效标准是:(1)痊愈:症状消失,及血检疟原虫三次均阴性者。(2)好转:症状消失,但血检疟原虫阳性者。(3)无效:治疗后症状未见减轻及血检疟原虫阳性者。治疗结果:在30例中,男16例,女14例(包括孕妇2人)。其中痊愈24例,好转5例,无效1例。韩老和靳瑞等根据《素问·疟论篇》的治疟理论和方法,主要运用《黄帝内经》的疾徐补泻手法,一般在疟疾发作前二小时选穴针刺,以补则针下热,泻则针下凉为标准,从而调整患疟者的寒顫和发热。此针灸治疟法,施术简单,取材方便,医疗费用低廉,在贫困地方有一定医疗价值。当完成课题后,总结写文章发表(注),韩老为了年青人的前途,坚持要把靳瑞排在作者第一位,对此,靳瑞十分感动。
      在治疗疟疾的同时,还有很多其他患者慕名而来求治,韩老和靳瑞通过实际病例研究传统针灸术,有一个中年姓陈女护士,双膝以下经常见冷痛,脉沉细,舌苔白,质淡红,韩老选取大椎针刺,候得正气后,补导之,约15分钟,患者觉双膝以下微热,25分钟后大热,冷痛大减,后再针四次,并嘱以附子30克,北芪30克,生姜15克与猪脊骨半条,水煎1小时30分钟作药膳,隔天一次,服三次,一周后,患者来谢,并告知冷痛已消失。靳瑞从这些病例中更深刻体会到韩老除了善于运用传统针灸术之外,还善于针药兼施治病。


三、带领学生,登门求教
      为了更好地传承韩老的针灸术.自1961年春季至1964年夏季,每逢星期天,风雨不改,靳瑞带领59级学生黎泽泉,黄建业,刘录邦,萧鑫和,袁美风等来韩老家中学习,他们在韩老和靳瑞的教导下,努力学习传统中医学,并于1962年9月21日组成了《内经》学习小组,由黎泽泉任组长,结合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和临床实践深入钻研《黄帝内经》,写读书心得由韩老和靳瑞修改,据现存的小组学习纪录,和黎泽泉于1963春季写成的《错中求正》及当时韩老对黄建业讲解《灵枢?九针十二原》的录音,同学们对传统中医知识的追求是锲而不舍的。此外,他们在学基础理论的同时,学习韩老的传统中医思维,根据病情,确立治法、处方用药和选穴针灸,特别在毫针刺法方面,他们在韩老和靳瑞的教导下,通过三年多的理论学习和实践,基本掌握了传统手法。这些学生,现在已经成为教授、主任医师或名中医,在国内外业绩卓著。


四、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真挚情谊
      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间,韩老被诬蔑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,被停发工资,家庭经济顿入困境,靳瑞不怕连累.不仅保持联系,还适当资助韩老。此外,靳瑞还每隔一、两周的星期日早上到韩老家,请韩老去茶搂品茗,安慰韩老和研讨中医学术,在当时社会环境下是非常难得的,韩老对此十分感动。上世纪70年代,身为学院针灸系主任的靳瑞,经常出席全国针灸会议,每次开会回来,例必找韩老谈论会议学术内容和见闻,相方对针灸学的发展十分重视。认为发展是时代的进步,但不要忘掉传统针灸.在此期间,韩老指导靳瑞再深入探讨候气针法和《针灸大成》中所记述的各种针灸术。
      1986年10月5日,韩老积劳成疾,与世长辞。靳瑞亲至韩老家中祭奠,痛失良师,极尽哀悼,表示念念不忘师恩,继续发扬传统针灸。

五、韩绍康对靳瑞的影响
      韩老和靳瑞的师生情谊,值得千古传颂和学习,韩老对靳瑞的影响,正如靳瑞在《靳瑞针灸传真》序言中说:“初学针灸,即受岭南针灸名家韩绍康先生指点和影响,明白欲解针道,需从古代经典入手。《内经》则是学习深研的根源和核心,其中犹以素有《针经》之称的《灵枢经》为要,其他如《难经》、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与针灸相关之条文,皆可谓针灸之总要源流,不可不详也。”,由此可见靳瑞的确传承了韩老传统针道,为其独创“靳三针”打下牢固的基础。袁青教授也在《靳瑞针灸传真》中说:“一年以后(1958年),靳瑞回到广州中医学院,继续他的针灸教学工作,当时他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位恩师—韩绍康,真正开始了他的针灸生涯。”这也说明,韩老的学术思想对靳瑞针灸生涯的影响是很深远的。
      韩老辞世后,由于忙于工作,笔者很少与靳瑞接触,2008年9月,突闻靳瑞中风,便马上与其家人联系,每周星期六,与当年带领同学到韩老家中求教的组长黎泽泉一起到靳瑞家中,用针灸和中药为他治疗。笔者仍用父亲教导的针法选穴针刺,取得一定效果,中风症状缓解。可惜治疗一年后,由于靳瑞并发肝癌,转至广州中医药大学附院医治后,终因病重医治无效,于2010年1月5日辞世。在笔者与靳瑞重聚一年中,虽然他的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,但当谈到他与韩老相处的情景时,常吟诵韩老经常提及的中医经典词句,表示深切的怀念和敬佩。
      韩绍康和靳瑞均已作古,他们的师生情谊和研讨中医学术的精神,永远鼓励我们,为发扬中医,振兴中华而奋斗。
      2011年11月2日于广州
注:靳瑞,韩绍康,黎文献·用疾徐补泻针刺大椎治疗疟疾30例经验介绍·广东中医·祖国医学版·1964,6,9-11·

首页|医馆风采|靳三针|特色专科|就医指南|专家答疑|联系我们|English
Copyright © 2013 广州市十三行国医馆 Allrights Reserved  健康热线:020-81200628

节假日不休 E-mail:13gyg@163.com 粤ICP备13064992号

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359号

收缩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20-81202288 020-81200628